加入收藏

中共长春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专题回顾 > 纪念“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 进一步开创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新局面 > 正文

“五一口号”历史由来

发布时间:2018-04-27
作者:管理员
【 字体:      】

3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今年是纪念“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各民主党派要弘扬优良传统,切实加强自身建设,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努力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提高到新水平。

“五一口号”是什么?

“五一口号”特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动员全国各阶层人民实现建立新中国的光荣使命,于1948430日发布的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

五一口号”全面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重大方针、政策,代表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特别是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得到了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

“五一”口号发布的背景

1948年上半年,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所面临的“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已泾渭分明:国民党的战事已是强弩之末,蒋介石一意孤行的独裁、专制统治行将被推翻;共产党历来倡导和致力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新政权,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迅猛推进而提上议事日程;国民党策划和制造的“校场口惨案”“下关惨案”“李闻惨案”等一系列惨案,使民主党派一些人士从“第三条道路”的幻梦中清醒过来,同共产党团结合作,一起推翻国民党独裁政权,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成为各民主党派的共同愿望和自觉选择。

产生源于一封电报

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起草与正式发布,在时机成熟和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还缘于廖承志的一封电报。

1948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快到了。按惯例,为纪念这一节日,每年的这个时候,中共中央都会通过新闻宣传部门――新华社,对外作出专门决定,发表宣言、口号,举行集会、游行,刊发文章、社论。革命战争迅猛发展形势下的1948年“五一”劳动节,自然也不会例外。

当时担任新华社社长的是廖承志,正率队驻扎在位于太行山深处涉县的东西戌村。作为新华社社长的廖承志,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想到的是请示中共中央。于是,他随即给中央发来一个十分简短的电报,询问“五一”劳动节快到了,中央有什么重要事情发布。

电文很快传到了西柏坡,机要工作负责人罗青长随即把来电送给中央书记处书记周恩来。廖承志的这封简短来电,当即引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国民党反动统治即将崩溃,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即将诞生。该是对外公布共产党人的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候了。于是,“五一口号”初稿应运而生。

毛泽东做了重要改动

根据中央统战部编写的《让历史告诉未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六十周年纪念》一书的叙述,原来“五一口号”初稿的第5条是,“工人阶级是中国人民革命的领导者,解放区的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主人翁,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更早地实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毛泽东在审稿时,以革命战略家的远见卓识和前瞻性的执政党思维,把这一条修改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毛泽东通过这一重大修改,代表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各阶级、各社会阶层的民主进步力量发出了协商共建新中国的号召。

毛泽东还将第2324条改为“中华民族解放万岁”。这样,修改后的“五一口号”,一共23条。

“五一口号”发布经过

4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在晋冀察军区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召开(又称城南庄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经毛泽东修改后的《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当日,通过陕北的新华社正式对外发布,同一时间,新华广播电台也进行了广播。

51日,《晋察冀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五一口号”。5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全文发表。

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

中国共产党的“五一”口号极大地鼓舞了艰苦斗争中的各民主党派。

52日,李济深、沈钧儒与在港的各民主党派代表欢聚一堂,对“五一”口号进行了热烈广泛的讨论。

55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李济深、何香凝,中国民主同盟的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马叙伦、王绍鏊,中国致公党的陈其尤,中国农工党的彭泽民,中国人民救国会的李章达,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的蔡廷锴,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谭平山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联名致电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号召,拥护召开新政协。同一天,他们还向国内各报馆、各团体及全国同胞发出《响应中共“五一”号召的通电》,指出:中共“五一”号召“事关国家民族前途,至为重要。全国人士自宜迅速集中意志,研讨办法,以期根绝反动,实现民主。用特奉达,至希速予策进。”

57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表《拥护中共“五一”号召告台湾同胞书》。当时在上海处于地下状态的民主建国会中央也于523日秘密召开常务理监事会议,通过决议,响应中共“五一”号召。

此后,许多代表人物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纷纷到达解放区,19499月参加新政协,为建立新中国作出了贡献。

“五一口号”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1948430日发布的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历史意义非同寻常,其对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建设的重大影响深远至今。

因为,中国共产党通过其中的第五条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发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播下了中国新型政党关系、新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制度建设的种子。这粒具有旺盛生命力的种子,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中快速生长,不久即结出了多党合作的累累硕果。

1949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等一系列,具有开辟中国历史新纪元标志性意义的重大事件的发生,深刻地凸显出了1948年“五一口号”的非凡历史意义。

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和衷共济的真诚合作,以1948年发布“五一口号”为开端,揭开了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制度建设的崭新一页。从共同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到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从新中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从改革开放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经过70年的发展和不断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党合作事业已经无论在实践上还是在制度设计上都更加趋于成熟。

今天,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实践已经包涵于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之中,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理论已经包涵于中国特色民主政治理论之中,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内容。而这一切都是由“五一口号”的发布所奠基的。(市委统战部整理)